公告版位
從今以後,我的FB粉絲專頁會比部落格還早更新,所以請來我的粉絲專頁按一個讚吧

雖然被遣返回國的事件已經過去三個禮拜了,
但看到這些外國人士所做的努力, 真的很佩服他們
同時也證實了還好我跟楊蕙如只是被遣返而已, 不是被處私刑啊


 


A Mission of Dissent In the Heart of Beijing


 


Caution, Resilience Aided Pro-Tibet Team
By Ariana Eunjung Cha
Washington Post Foreign Service
Saturday, August 23, 2008; A01

在北京中心的異議任務:謹慎、靈活乃是親西藏隊伍成功的密訣

山姆‧梅隆(Sam Maron)裝成是一個第一次來到中國的興奮遊客。帶著相機,穿著單色的T恤的他,自然地混在北京城中其他來參觀奧運的外國人群裏。

假如中國當局搜查了他、以及他的朋友的行李,他們也許就會知道會發生什麼事:一幅25X15英呎的大型白色尼龍布,五六隻黑色的麥克筆,爬登用的蠅索,以及無線電對講機。在他的團隊抵達北京後幾天,他們很快就將這些東西組裝起來。

在八月十五日的清晨,梅隆、還有其他兩位美國人、一位加拿大女士、一位英國年輕人,在中國國營的電視台,中央電視台(CCTV)的新總部旁邊的廣告看板上,懸吊下來,並且撐起一幅書寫著"自由西藏"的布條。

這就是「學生支持自由西藏」運動(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以下簡稱SFT)又一次的勝利,這個位於紐約的運動團體,在兩個星期內,在全世界最閉鎖的國家之一,成功地進行了八次的抗議活動,這個紀錄遠遠超過其他任何團體。

對中國主辦奧運感到生氣的運動人士,一直希望在本月,示威者會大批來到北京。這些團體包括人權、宗教自由、環保、媒體自由,還有達佛與中國在蘇丹所扮演的角色問題。

然而,奧運即將在星期天結束,卻沒有幾個團體真正舉行抗議。許多團體的運動人士都沒有辦法躲開中國安全單位的偵查,以成功地發動抗議;其他人,則面臨嚴格的簽證限制,甚至連進入中國都不能。

在此同時,運動選手大部份都謹守國際奧會的規定:禁止在奧運會場發表政治、宗教或種族的抗議活動,也包括選手村在內。唯一的例外是波蘭的舉重選手,科萊茨基(Szymon Kołecki),他在週日贏得銀牌之前,把自己的頭剔成光頭,並且說這是為了表達對藏僧的支持。


SFT運動所發動的抗議,則一直都是比較戲劇性的。到星期五為止,從這個團體來的五十五個自願者,不是被警方羈留中、不然就是被遣返,為了他們在北京最具 象徵性的場所做出的短暫示威活動:天安門廣場、國家體育館、奧林匹克公園。其中六位正在接受十天的關押刑期,星期四則有四位被警察帶走,其行踪不明。(懸鉤子:據我瞭解,目前這些人因為美國大使館與英國首相的交涉,都已經釋放,並且搭機返國了。)

這個草根的組織如何使用大約150位自願者、區區一百萬美元的捐款,還能夠讓中國龐大的安全機器左支右絀,就是堅持不懈、仔細計畫、與熱情洋溢的明證。他們的目標是吸引世界注意到他們所說,自從1950年被北京統治的一個地區的壓迫情事。

北京當局則持續認為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,而外國人不瞭解那裏的情況。抗議,他們說,就只是為了讓中國尷尬的意圖而已。

二十二歲的梅隆,今年五月才剛從佛蒙特大學畢業,則不這麼認為。

「我不期待奧運結束後,西藏就會得到自由,」他說,「但我們試圖讓鎂光燈從中國的經濟成長移開,而放在他們佔領、踐踏人權的事實。」

計畫的開始

前往北京的抗議計畫,大部份都是從個人的小額捐款(往往只有十元美金)來支助的,是今年稍早才開始認真形成的,當時世界各地的SFT志工開始向中國簽證辦事處大量遞交申請表格。

那些收到簽證許可的人,則以四到五人一組的小隊派到北京去,身懷特別的指示。這些隊伍將會獨立行動,並且將自己與外界的連絡減到最低。每一小隊都知道自己的任務,但卻對其他隊伍的資訊一無所知。如此一來,如果其中一隊被抓了,被抓的人也無法向當局透露整個計畫的細節。

另外,一個為SFT工作的「公民記者」團體,則被指定攝影、錄像、與記錄每一次的抗議,並且將影片貼在網路上。如果抗議者被逮捕,那麼就會有一個「目擊者」出面,向媒體發言。

在中國期間,這些觀察人員也不會跟示威者互動。在很多案例中,他們只在示威(他們稱之為「行動」)發生的前幾分鐘,被告知時間與地點。只有在跟記者講話時,他們才能承認自己就是SFT的發言人。

梅隆說他被指派到第六小隊。此小隊的成員在今年夏天在舊金山的計畫會議之前,從來沒有見過面。

除了梅隆之外,另外兩位美國人是,27歲的畢安卡‧巴克曼(Bianca Bockman),是從加州奧克蘭來的代課老師,她一直參與動物與人權運動;另外一位則是39歲的凱利‧奧斯朋(Kelly Osborne)從奧克拉合馬市來、專門負責教育年輕人的牧師。

加入他們的是加拿大人, 41歲的妮可‧萊克羅芙特(Nicole Rycroft),她本來是澳洲國家級的划船選手,而且也是一個環保團體的領袖,還有英國人,24歲的菲爾‧柯克(Phil Kirk),他是一位很有經驗的攀岩家,他的職業乃是在一家運動用品店工作。(懸鉤子:這一位英國人說他是因為囊帕拉事件的影響,而加入SFT的。)

促成他們參與的動機,就跟他們的背景一樣多元。某些人受到達賴喇嘛演講的感動。其他人則因為曾經在印度或尼泊爾旅行,而聽說過藏人被壓迫的故事。

萊克羅芙特說她的目標是要告訴中國政府:「要成為世界領袖,靠的不只是經濟實力。正義也必須是其中一部份。」奧斯朋則說,他希望能夠鼓舞中國百姓加入。「我相信作為人類,中國人民,如果他們知道西藏正在發生的事情,他們也會跟我們一樣感到憤怒。」他說。

數個月以來,梅隆對於是否應該參與感到猶豫不決。他的父母親擔心他會受傷。他則擔心他是否永遠無法得到中國的簽證了。

「然而我想得愈多,我就愈覺得這是我必須做的事情。我瞭解到我有能力,而且能以一種許多藏人沒有辦法的方式大聲說出來。」他說。

所以七月三十一日,他登上前往北京的飛機。

計畫變更

梅隆在北京城中心的一戶兩臥公寓裏,與他的同夥同見面。沒有人會說中文,而其中只有一位曾經到過北京。

他們開始幾天,將時間花在觀察指派的目標--一個靠近長城的觀光地點--然而他們發現那裏的安全措施太過嚴密。他們需要新的計畫。

身上只帶著一本寂寞地球的語彙手冊,他們跑遍了所有北京的重要景點,以尋找新的抗議地:紫禁城、天安門廣場。他們很小心地避免露出真正的任務。他們每餐都吃中國菜,還去酒吧喝酒,並且玩了幾場乓乒球。

「我們看起來就像是觀光客。如果他們真的有在跟踪我們的話,他們一定無聊死了,」

在他們閒暇的時間裏,他們在公寓裏拼揍他們的布條,用筆小心寫下F-R-E-E T-I-B-E-T 的大字。他們也拷貝了等同於F-R-E-E T-I-B-E-T 的四個中文字在其上,用的是從美國帶來的一張紙上所寫的中文字。

在此同時,他們小心地遵守一套規則:只用公共電話與家人朋友連絡;在電話裏,使用模糊的字句,例如,「嗨,我很好,」以及「我們玩得很愉快」等等。

當他們在旅館房間裏談起抗議的計畫時,他們會打開水龍頭,或者將電視的音量開大,以躲閉旅館裏任何可能的監聽裝備。而所有的筆記都撕成一條條,並且分成不同的紙堆,所以他們可以輕易地組合,並且丟在街上的不同垃圾筒裏。

有一天,當他們坐在北京的計程車裏,經過北京的第三外環道時,巴克曼看到了閃閃發光的新中央電視台大樓(這是一棟由彎曲鋼條構成的看起來很狀觀的建築物),於是建議也許那裏是個很好的目標。

而此建築週圍的安全警力相當少。因為本棟大樓還在建築中,攀登太過危險,然而附近的廣告看板卻是架在鋼骨上的,看起來很牢固的樣子。

大部份的廣告都是贊助商的廣告,然而其中一個卻只寫著「北京2008」並且只畫著奧運五環。

太好了。

悲哀的一點

幾天後,早上五點四十五分,小隊的成員開始爬上廣告牌。

萊克羅芙特與柯克首先上去。他們的工作就是爬到最上方,然後把布條放下來。

其他三個美國人則在下方支援。他們負責當觀察敵情的斥候。

十分鐘之內,萊克羅芙特與柯克已經爬到了最高點,然後放下「Free Tibet」的布條。

他們從背包內拿出西藏旗時,麻煩來了。


中國安全部隊速度很快。梅隆是第一個看到他們,以及他們的警棍的人。

「當你看到全副武裝的十二名武警快速地穿過停車場,朝你跑過來,要不感到緊張或害怕實在很難。」

梅隆試著跟他們講話,解釋假如他們不要干涉的話,小組就會平安地降落地面。但三個武警抓住巴克曼並且把她拉下來。其他人快速地爬下繩索,而五個人都被送上一台白色的警用包車。

到了下午時分,這些外國人都已經坐在回家的飛機上了。

然而在北京城中心,中國警察仍然還在尋找共犯。

34歲的柯特‧藍格(Kurt Langer),是在紐約音樂界工作的音樂人,就是被指派到中央電視台充當「目擊者」的人物。他並沒有跟第六小隊的人一起抵達現場,而且還在那裏跟記者談話。

但第二天,他說,他注意到四名便衣警察一直跟踪他。擔憂他會因此而損害了整個行動,他直接前往飛機場。

中國的保安人員在機場趕上他,並且將他帶到一家沒有人在使用的旅館裏。他說他們盤問了他十個小時--輪流玩著空調,將空調開到最冷,讓他發抖,然後又開到最熱,讓他流汗。他說他們把電視的聲音開大到他的耳朵疼痛的地步,又把燈光熄滅,以致於房間一片漆黑。

這個經驗「更加有力有效地說明我們為什麼要去北京抗議的理由」藍格說。「事實就是他們甚至無法忍受、包容一個外國人公開對媒體講話,這讓藏人的聲音缺乏的事實更加明顯、更加悲哀。」

到了最後,警察讓藍格簽了一份十二頁的中文自白書,雖然他一個字也看不懂。然而他說,他沒有告訴北京的警察任何事。

不是因為藍格不想合作。而是因為,他根本什麼也不知道。


 


 


 




 


 


 



相關的文章:SFT部落格Beijing Olympic Billboard Banner


 


原文出處


 




 


 


 



照片:
圖一至二:波蘭舉重選手柯茨斯基落髮後、落髮前。
圖三至六:八月十五日凌晨的抗議活動。


 


 


 





kunlinjohn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imbluecat
  • 我很好奇~今天是因為是對方國家畢竟算是強勢的~如果是台灣人被抓~有機會放回來嗎~應該是白問的~想也知道放不回來了
  • Kiki
  • 他們就是這樣子的國家ㄚ~
    那樣台灣這麼自由
    到底是誰想跟他們合併在一起的?
    真搞不懂
    要跟他們合併的請自己搬過去好嗎?

    看樣子你跟你前妻還真的算幸運的咧
  • bec
  • it is so typical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...i really hope one day they understand it takes a lot more to be a legitimate global player, justice and respect for their own people, not just a big Olympic show (with digitally enhanced fireworks)!
  • Ioc
  • 為什麼都沒有外國人說

    Free Taiwan

    我好難過....

  • max
  • 為何沒有人要替台灣說話呢? 因為我們有一個沒肩膀的馬先生, 一個沒有guts的香港人, 他的軟弱看了真的是受不了. 或許真的想讓我們都變成中國的一省.
  • s26
  • 好多叉燒包......
  • s26
  • 好多叉燒包......
  • 65
  • 一直以來,都有個疑問

    對岸的人民來台灣需要大陸護照...
    這不就證明了台灣跟中國是不同國家了嗎?
    難道台灣人去離島也要看護照?只需要身分證就好了...
    不知道在腦殘啥...